一位同学问:"听说你的小日子过得很不错?" 听说你今日问理好几桩事情

时间:2019-09-24 09:14来源:油焖竹笋网 作者:科摩罗剧

一位同学问  ↓

「西门庆告诉,听说你今日问理好几桩事情。因望着金莲说:听说你『昨日王妈妈来说,何九那兄弟,今日我已开除来放了;....。又是一起奸情事,是丈母养女婿的;那女婿不上二十多岁,....;这周氏年小,守不得,就与这女婿暗暗通奸;後因为责使女,被使女传於两邻,才首告官。今日取了供招,....,两个都是绞罪』!潘金莲道:『要着我,把学舌的奴财,打的烂糟糟的,问他个死罪也不多!....』....」「西门庆较陈经济注7後边讨五十两银子来,日子过得很令书童写了一封书,日子过得很使了印色,差一名节级,明日早起身,一同去下与你钞关上钱老爹,叫他过税之时,青木一二。」

  一位同学问:

「西门庆听见家中卸货,不错吃了几锺酒,不错约掌灯以後就来家。韩夥计等着见了,在听上坐的,悉把前後往回事,说了一遍,西门庆因问钱老爹书下了,也见些分上不曾?韩道国道:『全是钱老爹这封书,十车货少使了许多税钱,小人把锻箱两箱并一箱,三停只报两停,都当茶叶马牙香,柜上税过来了。通共十大车,只纳了三十两五钱钞银子,老爹接了报单也没差巡补拦下来查点,就把车喝过来了。』西门庆听言,满口欢喜,因说:『到明日少不得重重买一份礼,谢那钱老爹。』」「一日,一位同学问月娘打点出,一位同学问西门庆许多衣服汗衫小衣,教如意儿同韩嫂儿浆洗。不想这边春梅也洗衣裳,使秋菊问他借棒槌。这如意儿正与迎春搥衣不与他。这金莲正在房中炕上裹脚,忽然听得,因怀着仇恨,寻不着头由儿,便骂道:『淫賸D,怎的不与?你自家问他要去,不与,骂那淫妇不妨事。』这春梅一冲性子,就一阵风走来李瓶儿那边,说道:『那个是外人也怎的,棒槌借使使就不与,如今这屋里又钻出个当家的来了?』「於是家中吩咐家人来旺、听说你来保、听说你来兴儿,收拾打扫後花园,芙蓉亭乾净,铺设围屏,挂起铡ぃ才啪葡R整。....但见:香焚宝鼎,花插金瓶;器列象州之古玩,廉开合浦之明珠。」

  一位同学问:

「原来何千户盛陈酒筵,日子过得很在家等候。进入厅上,日子过得很但见兽炭焚烧,金炉香蔼正中独设一席,下边一席相陪,旁边东首又设一席,皆盘堆异果,花插金瓶。」「月娘在上坐仔细观看这妇人,不错年纪不上二十五六,不错生得这样标致。但见:眉似初春柳叶,脸如三月桃花,暗带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檀口轻盈。玉貌娇娆,芳容窈窕。吴月娘从头看到脚,风流往下跑,从脚看到头,风流往上流。论风流,如水晶盘内走明珠;语态度,似红杏枝头粫栽隆?戳艘换兀膬认氲溃骸盒P每来家,只说武大怎样一个老婆,不曾看见;不想果然生得标致。怪不得俺那强人爱她!』」

  一位同学问:

「张四道:一位同学问『我见此人有些行止欠端,一位同学问在外眠花宿柳,又里虚外实,少人家债负,只怕坑陷了你!』妇人道:『四舅,你老人家,又差矣!他就外边胡行乱走,奴妇人家只管得三层门内,管不得那许多三层门外的事,莫不成日跟着他走不成!常言道:世上钱财倘来物,那是长贫久富家。紧着起来,朝廷爷一时没有钱使,还问太仆寺支马价银子来使。休说买卖人家,谁肯把钱放在家里!各人裙带上衣食,老人家倒不消这样费心。』」

「这潘金莲却是南门外潘裁的女儿......他父亲死了,听说你做娘的度日不过,听说你从九岁卖在王招宣府里,学习弹唱,闲常又教他读书写字。他本性机变伶俐,不过十二三,就会描眉画眼,傅粉施朱,品竹弹丝,女工针指,知书识字。梳一个缠髻儿,着一件扣身衫子,做张做势、乔模乔样。到十五岁的时节,王招宣死了,潘妈妈争将出来,三十两银子转卖与张大户家......长成一十八岁出落的脸榇桃花,眉弯新月,张大户收做妾了。」(三)深入挖掘出《金瓶梅》的文化内涵,日子过得很充分肯定了《金瓶梅》的文学价值和经济价值,将金学研究推向全新的高度。

(四)崇祯本评语显示了评点者新的艺术视角。传统的评论重教化而不重审美,不错重史实而不重真趣。评点者冲破这种传统,不错从新的艺术视角对《金瓶梅》全面品评。他称作者为“写生手”,很多评语肯定作品的写实特点,白描手法,一再评述作者的艺术真趣。通俗、真趣、写生,这种新和艺术视角,反映了万历中后期的美学追求。冯梦龙的“事赝而理真”论,金圣叹的性格论,李渔的幻境论,张竹坡的情理论,脂砚斋的“情情”论,使古代小说批评达到成熟与繁荣的高峰,而早于他们的崇祯本评点者,对明清小说批评的发展,可以说起了奠基与开拓的作用。一位同学问(通州王氏藏本)─┐

听说你(万历丁巳序本)日子过得很(文/康正果 摘自北大在线)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