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个?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个啊! 驾车的马受惊了

时间:2019-09-24 07:01来源:油焖竹笋网 作者:叶欢

  驾车的马受惊了,话一出口,君子就不能安稳地坐在车上;同样,话一出口,老百姓被苛政吓怕了,君子就不能安稳地统治国家。驾车的马受惊了,最好的办法是让它安静下来;老百姓害怕苛政,最好的办法是给他们些恩惠。选用贤良的人,推举忠厚老实的人,提倡孝悌,收养孤儿寡妇,帮助贫困的人,这样老百姓就会安心服从统治了。老百姓安心服从统治,然后君子的地位才能稳固。古书上说:“君王好比船,老百姓好比水。水能浮起船,也能弄翻船。”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做君王的,要想平安,就没有比公平执政、爱护百姓更重要的了;要想荣耀,就没有比尊崇礼义、敬重士人更重要的了;要想立功名,就没有比崇尚贤者,任用能人更重要的了。这是君王为政的大方面。这三方面做得适当,那么其余就没有不当的了。这三方面做得不当,那么其余的即使都妥当,也是没有用的。孔子说:“大方面好,小方面也好,这是上等君王。大方面好,小方面稍差些,这是中等的君王。大方面不好,小方面虽好,我不用再看其他表现,也就知道这是下等君王了。”

我又曾深入地观察到一个隐蔽而不易觉察的道理: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内心轻视道理而又不看重财物的人也是没有的;一味看重财物而内心无忧虑的人是没有的。行动背离道理而不遇到危险的人是没有的;遇到危险而内心不害怕的人也是没有的。内心忧虑害怕,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就是嘴边吃着肉,也尝不出滋味;耳朵听着钟鼓之乐,也不觉得悦耳;眼睛看着华丽的服饰,也不觉得美丽;穿着轻暖的衣服,躺在平坦的席子上也不觉得舒适。所以享受了万物的好处却不能感到快乐,即使暂时感到快乐,而忧虑害怕的心情还是不能排除。所以享受万物的好处却忧虑重重,兼得了万物的利益却隐藏了很大的灾祸。这样的人,他追求财物,目的是养生还是损寿?本想满足欲望却放纵了性情,本想怡情养性却危害了身体,本想保持快乐却损伤了内心,本想提高名声却败坏了品行。这样的人,即使封了侯,当了君王,也与盗贼没有什么不同;虽然乘着轩车,戴着礼帽,也与砍掉双脚的人没有什么不同。这就叫做让外物役使自己。无稽之言,个我要说不见之行,不闻之谋,君子慎之。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个?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个啊!

吾语汝学者之嵬容:,可不是这其冠,,可不是这其缨禁缓,其容简连;填填然,狄狄然【狄狄然】跳跃的样子。狄,音dí。,莫莫然,然,瞿瞿然,尽尽然,盱盱然【盱盱然】瞪着眼睛看的样子。盱,音xū。;酒食声色之中则瞒瞒然,瞑瞑然;礼节之中则疾疾然,訾訾然;劳苦事业之中则然【然】懈怠的样子。,音lǚ。,离离然,偷儒而罔,无廉耻而忍诟【诟】忍受辱骂。音gòu。,是学者之嵬也。五、话一出口,富国要使国家富强,必须通过裕民政策使百姓先富起来;百姓富裕了,国家才能富裕,即“下富而上富”。物类之起,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必有所始。荣辱之来,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必象其德。肉腐出虫,鱼枯生蠹。怠慢忘身,祸灾乃作。强自取柱【柱】通“祝”,折断。,柔自取束。邪秽在身,怨之所构。施薪若一,火就燥也;平地若一,水就湿也。草木畴生,禽兽群焉,物各从其类也。是故质【质】箭靶。的【的】箭靶的中心。的,音dì。张而弓矢至焉;林木茂而斧斤至焉;树成荫而众鸟息焉。醯【醯】醋。醯,音xī。酸而蚋聚焉。故言有召祸也,行有招辱也,君子慎其所立乎!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个?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个啊!

物之已至者,个我要说人妖则可畏也。楛耕伤稼,个我要说耕耨失岁【耘耨失岁】当作“楛耘失岁”。,政险失民,田秽稼恶,籴【籴】音dí,买粮。贵民饥,道路有死人,夫是之谓人妖;政令不明,举错不时,本事不理,勉力不时,则牛马相生,六畜作妖,夫是之谓人妖;礼义不修,内外无别,男女淫乱,则父子相疑,上下乖离,寇难并至,夫是之谓人妖。妖是生于乱。三者错,无安国。其说甚尔,其菑甚惨。勉力不时,则牛马相生,六畜作妖,可怪也,而亦可畏也。传曰:“万物之怪书不说。”无用之辩,不急之察,弃而不治。若夫君臣之义,父子之亲,夫妇之别,则日切瑳而不舍也。昔宾孟之蔽者,,可不是这乱家【乱家】杂家,,可不是这百家杂说。即指下文墨子、宋子、慎子、申子、惠子、庄子诸人。是也。墨子蔽于用而不知文。宋子蔽于欲而不知得。慎子蔽于法而不知贤。申子蔽于势而不知知。惠子蔽于辞而不知实。庄子蔽于天而不知人。故由用谓之道,尽嗛矣;由欲谓之道,尽矣;由法谓之道,尽数矣;由势谓之道,尽便矣;由辞谓之道,尽论矣;由天谓之道,尽因矣。此数具者,皆道之一隅也。夫道者,体常而尽变,一隅不足以举之。曲知之人,观于道之一隅而未之能识也。故以为足而饰之,内以自乱,外以惑人;上以蔽下,下以蔽上,此蔽塞之祸也。

  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个?我要说的,可不是这个啊!

昔人臣之蔽者,话一出口,唐鞅、话一出口,奚齐是也。唐鞅蔽于欲权而逐载子,奚齐蔽于欲国而罪申生,唐鞅戮于宋,奚齐戮于晋。逐贤相,而罪孝兄,身为刑戮,然而不知,此蔽塞之祸也。故以贪鄙、背叛、争权而不危辱灭亡者,自古及今,未尝有之也。鲍叔、宁戚、隰朋仁知且不蔽,故能持管仲而名利福禄与管仲齐。召公、吕望仁知且不蔽,故能持周公而名利福禄与周公齐。传曰:“知贤之为明,辅贤之谓能,勉之强之,其福必长。”此之谓也。此不蔽之福也。

昔者瓠巴鼓瑟而沉鱼出听;伯牙鼓琴而六马仰秣。故声无小而不闻,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行无隐而不形。玉在山而草木润,渊生珠而崖不枯。为善不积邪,安有不闻者乎!问楛①者,个我要说勿告也;告者,个我要说勿问也。说者,勿听也。有争气者,勿与辩也。故必由其道至,然后接之,非其道则避之。故礼恭而后可与言道之方,辞顺而后可与言道之理;色从而后可与言道之致。故未可与言而言谓之傲;可与言而不言谓之隐;不观气色而言谓之瞽。故君子不傲、不隐、不瞽②,谨顺其身。《诗》曰:“匪交匪舒,天子所予。”此之谓也。

问者曰:,可不是这“礼义积伪者,,可不是这是人之性,故圣人能生之也。”应之曰:是不然。夫陶人埏埴而生瓦,然则瓦埴岂陶人之性也哉!工人斫木而生器,然则器木岂工人之性也哉!夫圣人之于礼义也,辟则陶埏而生之也;然则礼义积伪者,岂人之本性也哉!凡人之性者,尧、舜之与桀、跖,其性一也;君子之与小人,其性一也。今将以礼义积伪为人之性邪?然则有曷贵尧、禹,曷贵君子矣哉!凡贵尧、禹君子者,能化性,能起伪;伪起而生礼义;然则圣人之于礼义积伪也,亦犹陶埏而为之也。用此观之,然则礼义积伪者,岂人之性也哉!所贱于桀、跖小人者,从其性,顺其情,安恣睢,以出乎贪利争夺。故人之性恶明矣,其善者伪也。问者曰:话一出口,“人之性恶,话一出口,则礼义恶生?”应之曰:凡礼义者,是生于圣人之伪,非故生于人之性也。故陶人埏埴①而为器,然则器生于陶人之伪,非故生于人之性也。故工人斫木而成器,然则器生于工人之伪,非故生于人之性也。圣人积思虑,习伪故,以生礼义而起法度,然则礼义法度者,是生于圣人之伪,非故生于人之性也。若夫目好色,耳好听,口好味,心好利,骨体、肤理好愉佚,是皆生于人之情性者也;感而自然,不待事而后生之者也。夫感而不能然,必且待事而后然者,谓之生于伪。是性伪之所生,其不同之征也。故圣人化性而起伪,伪起而生礼义,礼义生而制法度。然则礼义法度者,是圣人之所生也。故圣人之所以同于众其不异于众者,性也;所以异而过众者,伪也。夫好利而欲得者,此人之情性也。假之有弟兄资财而分者,且顺情性,好利而欲得,若是则兄弟相拂夺矣;且化礼义之文理,若是则让乎国人矣。故顺情性则弟兄争矣,化礼义则让乎国人矣。

我曾经整天冥思苦想,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却不如学习片刻收获大,我就后悔了为什么问这我曾经踮着脚往远处看,却不如登高看得广阔。登上高处招手,手臂没有加长,但远处的人都能看到;顺着风呼喊,声音没有增大,但别人却能听得清楚。乘车马的人,并不是他善于走路,却能行至千里;坐船的人,并不是他善于游泳,却能横渡江河。君子本性和一般人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善于借助外物罢了。我告诉你们那些所谓学者的丑态:个我要说帽子戴得很低,个我要说帽带和腰带都系得很松,神情傲慢;洋洋自得,上窜下跳,沉默不语,浅陋拘泥,左顾右盼,消沉沮丧,瞪眼直视;在吃喝玩乐时,贪婪沉醉;在礼节往来时,慌里慌张,骂骂咧咧;做起辛苦的事情来,懒散懈怠,懦弱而虚妄,没有廉耻而能甘受辱骂。这就是那些所谓学者的丑态。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