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不许把我们的矛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们永远是美满幸福的小家庭。"我说。 那黑影立起说∶“是我

时间:2019-09-24 08:42来源:油焖竹笋网 作者:黄石市

  谁。那黑影立起说∶“是我。”庞二臭一听口音,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便知是村西头住的杨济元老先生。这杨济 元老先生生身是七尺高的大汉,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肩宽背厚,面阔口方,走动起来,龙行虎步,大有古时候的 帝王气象。说起来此人也是鄢崮村绝无仅有的人物,没听人咋议论他的:“留着大背头,揣 着风火炉。”形容的就是他的那清闲尊贵。更兼他继承得几件老祖宗的济世救人的绝活偏方 ,因症施药一往胆大,像治牲口一样治人。几例稀茬怪病、疑难绝症,竟攻克在他的手里, 被村里老辈人信奉得跟神面佛手,单是敬重得不得了的。

老汉道∶“你还有脸提你大?提你大你不早该羞死了!把我们的矛你大一世为人没说是太好了,把我们的矛遇 下你这不争气的后人,日东家的婆娘,嫖西家的寡妇。早说你你不听,如今竟日到你老哥的 门下了,你看你是人不是!你大死时拽着我的手,千叮咛万嘱咐,叫我给你好赖说个媳妇。 而你不争气,一力向栓娃妈那死不要脸的寡妇窑里钻哩。十七八上就把自家的名声弄脏了, 提一门亲,人家一打听你的德行,不跟你了;提一门亲,人家一打听不跟你了。老哥见你屋 里没个摆设,把老哥屋里的桌桌椅椅抬过来抬过去,不都是为给人家女方留个好印象?贺振 光的卡叽裤子光我给你借了不下三四次,你究底没成一个。霍家河的瘸子,人家女看上你, 你又牛开了,看不上人家,你叫老哥该咋?女人不就那么回事嘛,揭开尾巴是母的就成,你 还想图啥哩?如今你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耽闪成光棍一条,怨得了谁氏?你一日日地不学好 ,只嫌老哥多嘴。你记我说过你多少次?几次老哥早上饮犊牯(牲畜),看你从栓娃家出来, 挡了你说你的啥话,你忘了没忘?你这达日那达嫖哩,不偷人像个贼,顾黑不顾明,日子不 当日子过,是我多嘴说你哩嘛!你说你妈在世时你好好伺候过一天没有?你把心肠瞎到底子 上了!头天你妈死,第二天你就钻到栓娃家窑里,把你妈的尸首晾在一边,要不是我和郑栓 几个老人忙活,给你妈钉了一副薄皮棺材,恐怕至今你都敢让你妈孽(腐烂)着!老哥早就 说你,你和栓娃妈搀和啥哩?你不看她明摆着比你大下一二十岁?老骚情的啃你的青草,你 还以为喂你的哩!我是这说恁说说不下你,你记得一次,我把你缒在涝池沿上,当着你妈 的面咋说?说起来我和你还弟兄一场,你大死后你屋随啥不是靠我?我是忙了前院忙后院, 把你一家扶持着。你妈死的时候,人说你还兴得笑哩,你说你是人不是?不是我说,你娃把 心肠烂到根子上了!你跟着打游击那时候,你晓你妈为你担的啥心?黑了老婆通夜通夜地不 睡,但见枪响,这着忙披上衣服村头上哩,你说为啥?人都说你,二臭那二杆子到游击队 ,说不定能混个世事出来。你倒好,嫖窑子争风,枪走火把人打了,叫人家把你开销了,又 是没弄成事。你说你这一辈子活下个啥人嘛!老哥管不下你,不管你且行吧,而你是越发胡 行开了,长得日到你老哥门下了!把你贼日的不打说啥?黑女是谁,你晓得吗?她是你自 家侄女!你说你是日人还是丢人?”老汉说着说着,又是火头上来了,拾过棍棍又看要打。 庞二臭见状慌忙又是磕头,只磕得额顶之上血流出。此种悲惨景象,见是不太多见,鄢崮村 十年八年且是只有一例。你说,像庞二臭这等人物该咋论说?说起来《石头记》里的《好了 歌》参透天地怎的,焉能参得透他?他是那活人不晓是啥之人,但若晓得其中一条却也真是 好了!到此咱且闲话少说,言归正传。老汉果真像是不行了。歪鸡回来这两天里,永远是美满幸福老汉睡在炕上一动不动,永远是美满幸福单等歪鸡侍候吃喝。歪鸡不知是劫还是抢,果然弄来了半袋白面,给老汉蒸下雪白的蒸馍。到了第三日,老汉嘴吃得刁了,竟张口要到县上吃羊肉泡馍。这事搁旁人不见得会兑现,而如今的歪鸡决心做一个大孝子。歪鸡借来架子车,将老汉用棉被盖上,翻山越岭四十里山路,一直拉到县城,搀到馆子里头,叫厨师美美地做了一老碗羊肉泡。老汉虽老,牙口却好。半个钟头,老汉吭哧吭哧地硬是将一老碗羊肉泡独吞了,一片葱花不留。老汉吃饭的工夫,歪鸡出去了一趟,回来扛了一袋东西在脚旁放下。老汉瞥着,以为又是面粉,心下自喜。

  

老汉害怕下了,家庭我说慌忙起身,家庭我说挪着向大队部走去。一进大队部院就瞅着针针搂着自家肩膀 ,满面春风,柔声娇气地与吕连长一班人说话,什么抄写、什么汇报,都是官样词语。好家 伙,红萝卜调辣子吃出没看出,短短几月的时光,季工作组真把一个地主老财的童养媳培养 成一个革命人!老汉喝道: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把他的,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耩子下去尺八深的干土,看美日的老天爷能旱成啥眉眼!"黑女道:"老伯,糊汤熬好了,你吃呀!"老汉道:"多亏了你,不是你的话,我乃贼娃这几日连饭都吃不到嘴里去!瞎家伙,不好好在屋守着,出了门和人打捶,你看,是寻得招祸哩不是!"黑女道:"这事不怪咱歪鸡,我亲眼看见的。老伯你再甭说了!"老汉慌忙丢了皮绳,把我们的矛垂了两手,把我们的矛贼眼瞪圆,呆呆地立在一旁,看着槐堂对黑女做人工呼吸。黑女缓缓地换上了气,睁开眼便哇地吐了一大口,直喷到槐堂的衣裤上。吐罢,躺在地上静候着,死不动势了。这时,院里来了一批闲人。这批人像鬼赶集似地,各色人等都有。其中有一个人,正好是黑女姨家的喜贵。喜贵看黑女被打成这般模样,有些不大情愿,佝着头和槐堂的老爸顶撞开了。

  

老汉看歪鸡如此心悦诚服,永远是美满幸福不觉笑了起来。歪鸡这时突然从老汉皱起鼻头的笑容里,永远是美满幸福看见了黑女那熟悉的影子,看到了父女俩的相像之处。此时,他心底里突然产生出一股无名的冲动,像是被什么东西唤醒,猛地站立起来,大声对老汉道:"我晓得了。"说着下炕,大踏步出了窑门。老汉意犹未尽从后面喊他:"咋去?"歪鸡没回答他,自顾出了大院。老汉雷打不动地絮叨,家庭我说一直坚持了五年的光景,家庭我说到了一九七二年的春上,算时间也该到那歪鸡出狱的日子了。这不,仇老汉又在向人大骂歪鸡。说歪鸡妈生下歪鸡的当日,就出现了恶兆,院里头的椿树上落了一只老鸹,叫的声音令人发毛,咋撵不走,果不然,事隔多年之后应验了。事实证明他养下的是一个祸害,一个刀客,你说叫老汉该咋!

  

老汉冷笑道: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叫大大,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叫爷也不成!还说是只猫,哄我老汉呢!哼,我眼实合就闻出味气不对,心没想骚气咋那么大味?好家伙,原来是你贼又来了!又害我槐堂儿来了得是?不打,不打你打谁氏?你不看看,你把我槐堂儿害成啥了嘛!骚狐子又勾引人来了!"老汉骂着,皮条声啪啪啪地抽在黑女身上。黑女爬起来抱住了槐堂,撒魔连天地叫道:"槐堂,槐堂,你……"槐堂急了,一把推开黑女,喝道:"你还不紧赶跑,我能咋了你嘛!"

老汉没敢再央求,把我们的矛蜷在炕上,把我们的矛双眼木呆呆地望着炕墙,苦苦地忍受。忍了片刻,季工作 组瘸着进门,问针针道∶“饭还没好吗?”针针道∶“没好,你坐炕上等一会子。”季工作 组眼角到炕上,又问∶“老哥这咋?”针针撇嘴一笑,说∶“你老哥得下奇症了!”季工 作组道∶“啥奇症?为何不请洪武看看?”富堂老汉实合着眼说∶“不用不用。头晕的,一 会儿就好!”说了一会儿话,饭彻业(齐备)了,娃娃也回来了,一家人围住吃饭。富堂老汉 迟委,眼窝眨巴眨巴地胡吃几口,又睡下。季工作组吃完,下炕时对老汉说∶“行不行?不 行,我派洪武过来给你瞅一瞅?”老汉说∶“没事,睡一下就好了。”季工作组道∶“那好 ,你歇着,我对海堂说,你今下午不用犁地去了。”说完走了。一会儿娃娃也走了。富堂老 汉迷迷糊糊,只试着机会来了。睁眼一看,婆娘却不见了。这又闭眼,睡了一个时辰,还是 听不着响动。一想,妈日的,这贼婆娘革命去了!妈日的伺候那驴日的瘸子咋就恁勤快,你 说?想到这,只试着腿根子里抽搐一疼,似有火焰丛在灼烧,情形大为不对。闲话着进了窑,永远是美满幸福沏了茶水,永远是美满幸福围着炕桌坐定。杨孝元道:"是这事,我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前几日,我到县上寻杨万年大夫办事。起初我没在意,他的门后鬼眉子鬼眼地坐着一人。结果弄到后来,原是从河南巩县来的师傅,到咱北面来做买卖。怀里揣着一个祖传的秘方,专治男女不育不孕之症。我一听,哎,我四贵兄弟可不就遇上这事了吗?拿回去给他不就对了?嗨,待我要和他讨要方子,乃师傅随咋不给,奸猾得很!张口明说了,不给五十个元不成。"刘四贵道:"这哪成!他的方子灵与不灵人还不晓,白搭没咋的给他五十个元?"粉勤

县红卫兵造反司令部季工作组看到那冲出黑暗封锁的字样时,家庭我说已是激动得抖动不已。也许他那骨子里天生便 有冲冲杀杀的天性,家庭我说这么一来何其了得,一张纸条在眼皮下哗哗直响,像是长上翅膀似的。 看过之后,连声叫好,大声说道∶“我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天,毛主席不会歇手不管,他老人 家会指挥我们冲锋冲锋再冲锋!县委县政府那班子人,个个不是好东西,早该造他妈的反了 ! ”说着收起纸条,回头问炕头坐着的小张∶“你是咋来的?”小张道∶“骑自行车来的。 ”季工作组道∶“那好,现在就走,立刻走,分秒不能耽误。”说完收拾好语录本和抽屉里 的其他文件,背起黄挎包立马要走。县上到底是大地方,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为开大会用木材专门搭了个戏台,第一,不许盾对外人说对外面,我戏台周围的杆子上扎满了红旗, 风一吹哗啦啦乱响,架着高音喇叭。戏台上头,一个不相识的人屁股一撅一撅地讲话,声音 太大,听不惯的人一时还听不清干。他没说几句,便轮到鄢崮村男女老少无比熟悉无比敬爱 的季工作组上来讲话了。一看到他,那哑哑便激动起来,回过头,向乡亲们十二分欣喜地指 着季工作组,呀呀地学说着,意思是她认识他。季工作组神色稳重,气派很大,的确像是一 个大官。说话与在鄢崮村时完全两样,调子变得缓而且长,像是在他的嗓门上安装了个 床子。每讲一句便顿住,朝那高空远处凝望。鄢崮村人一开始还好生奇怪,纷纷回头看他望 啥,结果才明了是人家季工作组讲话的习惯。不过,这习惯在鄢崮村时却没有过。讲呀讲, 讲了两个多钟点,终于讲完了。

想到这,把我们的矛只听门外一阵脚步声乱,把我们的矛紧接着有人推开窑门,是富堂家两个正在念书的娃娃 跑了进来。女子姜姜手里捏着一个纸包,气喘吁吁地说∶“这是写给你的,我刚才在门口拾 的,是由门缝里插进来的。”小子扁扁抢嘴说∶“是我先看见的。”女子娃说∶“是我!我 先看见你才看见,既是你先看着你咋不拾?”小子说∶“我刚说要拾,叫你抢到头里去了。 ”季工作组问∶“啥事?”接过纸包。只见上头写着“季工作组收”的字样。对两个娃说∶ “好,你们快上学去,我看里头都写的啥。”说完,披衣坐起,因窑里昏暗,点着油灯,打 开纸包,姜姜和扁扁拌着嘴出去走了,仍在争执是谁先谁后。想到这里,永远是美满幸福穿起衣服,永远是美满幸福正说下炕,门嘎吱一声开了,是哑哑开门进来。他说哑哑∶“这 么早就起来了?”哑哑没听见,走向灶头,从锅里端出一大碗玉米糊汤,搁在炕台上,又拿 起一双筷子,用手捋了几下。大害忙扬手止住,笑着说她∶“甭动,看你手脏的。”说着, 取过自己的毛巾,仔细擦过筷子,还问哑哑一句∶“你吃过了?” 哑哑瞪着大眼看了他, 不言语,低头只顾用抹布擦锅台。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