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屉上的那把锁好像移到了我心上。我突然感到,妈妈对我是陌生的。一切对我都是陌生的! 事情跟你想的不一样

时间:2019-09-24 20:26来源:油焖竹笋网 作者:

  事情跟你想的不一样。愈往后愈严重。开头搞工程还让我去当队长,抽屉上的那后来只许搞设计,抽屉上的那 我也没意见,只要让我搞专业就行。到了五九年上边又下个命令,说所有“右派”都不准做 技术工作,一律做体力劳动。我就下去搞地质勘探,当工人挖地。在工地我拼命干呀,心说 不掉层皮甩不去“右派”帽子。白天干体力,夜里把我叫去开夜车帮忙搞设计,多累也干, 张家口那边一千多公里铁路设计就是我打了两个多月夜班给拼出来的。这时还不算顶糟,打 夜班就打夜班吧,总还摸得上自己的专业。

我说,把锁好像移这袜子原先撂在家,把锁好像移后来家里送来穿。一次打完球,狱里有个坏小子跟我捣乱, 把我一只鞋连袜子扔了,剩下的正巧是这只。单只袜子没法穿,便塞在包里,留着缝东西时 拆线用。我说:到了我心上“《老三篇》我会背,不用学,有嘛事你们直说。”

  抽屉上的那把锁好像移到了我心上。我突然感到,妈妈对我是陌生的。一切对我都是陌生的!

我说:我突然感“不才,就是我。”他说:“我不信,你有这能耐。”我说:,妈妈对我陌生“不会呀,人死了怎么还发工资,不通知家属?我前几天还领了他的工资,送钱 给他呢。”是陌生我说:“不可能。”

  抽屉上的那把锁好像移到了我心上。我突然感到,妈妈对我是陌生的。一切对我都是陌生的!

我说:切对我都“当时我很少一个人活动,切对我都对立面整天盯着逮我,身边总有一堆大活人保护我。 那天我是四点钟负了伤离开现场的。好几个人都跟着我走的。可他们楞拍在我身上这事,说 是九点钟以后的事,我怎么可能参与?可是我那帮弟兄不肯给我作证,面对面说瞎话,硬说 我负伤是假的,把时间往后推,好跟那死人的事挂在一起。再说,我坐车回去时,同车还有 别人呢,我还在厂医务室敷的药。我写了这些证人,都给他们甩了,我问,他们不回答。”我说:抽屉上的那“法律不治人的性格。这故事绝对有,判刑,冤了,一定要平反!”

  抽屉上的那把锁好像移到了我心上。我突然感到,妈妈对我是陌生的。一切对我都是陌生的!

我说:把锁好像移“还打吗?”军代表说:“你行凶!”

到了我心上我说:“没有呀。”我突然感1970年17岁男H省农场某团某连知青

1970年冬天吧。连里头开始轮流回去探亲。我没动,,妈妈对我陌生我得管着全连生产生活一大堆事 呢;我是干部,,妈妈对我陌生在思想上对自己要求也得严一些,济着别人先定。正这时我爸爸突然来了封 信。我妹妹是69年下乡的,她太小,为了离家近点好照顾,去到河北省……甭提什么县、 什么公社了。我看过父亲的信真是晴天霹雳,说是我妹妹不久前叫大队一个会计强奸了。我 妹妹当时很积极,被评上过县里学习“毛着”积极分子,我们常互相通信,鼓励。这一下我 整个人像给撕了。马上想到妹妹她现在究竟怎样蚜,不定有多惨、多可怜哪!我不愿叫别人 知道,也不敢大哭,夜里就在被窃里憋住声偷偷哭。我真怕她轻生啊!咱说实在的,一个女 孩子,还不到十六岁。虽然我对男女的事那时也是模模糊糊,半懂不懂,但是呵,我想象得 出来,这是把她毁啦。我决定请个假回家,一个呢是要看看爸爸妈妈;另外一个呢,主要是 急着去看我妹妹。我知道,妹妹现在非常需要我啊!是陌生1974年20岁女S省T地区插队青年

切对我都1978年 31岁 男 S省 Y县某公社小学语文教师抽屉上的那1978年 35岁 男 S省 E市驻军支左人员

相关内容
热点内容